首頁 | 資訊 | | 設計訪談 | 藝術觀點 | 素材教程 | 設計賽訊 | 藝術家 | 品牌設計志 | 藝術展覽 | 藝見文論
  首頁>>藝見·文論>>正文

殷雙喜:夢里家國——王臨乙先生與人民英雄紀念碑

發布: 2016-05-29 21:36:24 | 作者:CAFA ART INFO | 來源: cafa.com.cn

全国最大色情成人网站  1924年,16歲的王臨乙從求實中學畢業,考入上海藝專美術系,受教于李毅士先生,學習素描與油畫。1925年,17歲的王臨乙目睹了“五卅慘案”的發生,因學潮運動,學校停課,在李毅士所開的繪畫店中作助手。1926年春,由蔣碧微的父親蔣梅笙介紹,王臨乙帶著自己的單色油畫,第一次拜見了徐悲鴻,得到徐悲鴻的賞識。上述三年的三件事情,似乎沒有直接聯系,但是1950年代的人民英雄紀念碑創作,王臨乙作為8位主創雕塑家之一,在其身上所發生的一切,似乎在冥冥中均與此有關,或者說,人生的軌跡是有跡可循的,人的早年生活,其實已經埋下了以后的伏筆。

  1928年春天,徐悲鴻安排王臨乙赴南京中央大學藝術系插班學習,并提供一切費用。至此,王臨乙正式歸入徐悲鴻門下,與同齡人吳作人(1908-1997年)成為同學,開始了他們長達一生的誠摯友誼與合作。1927年冬,吳作人從上海藝術大學美術系轉入田漢任院長的上海南國藝術學院美術系,師從徐悲鴻,1928年又追隨徐悲鴻,到南京中央大學藝術系作旁聽生。因為賞識兩位高材生的畫藝,徐悲鴻讓王臨乙和吳作人協助他完成油畫《田橫五百壯士》的放大工作。1928年7月,徐悲鴻從福建省教育廳廳長黃孟圭那里要到兩個赴法留學名額,他將此給了呂斯百與王臨乙。徐悲鴻對王臨乙說“給呂斯百學油畫,給你學雕塑,就此決定,你把手中風景畫好,贈給教育廳,作為感謝留念致意。”[1]幸運的是,我們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的藏品中,看到王臨乙先生1928年所做的兩幅油畫風景,從中可以看到王臨乙深厚的油畫功力與整體性的色調把握能力。1929年在一幅蔣兆和為吳作人所做的素描上,徐悲鴻于題記中稱:“……隨吾游者王君臨乙、吳君作人他日皆將以藝顯……”

全国最大色情成人网站  1952年6月19日,首都人民英雄紀念碑興建委員會美術工作組成立,劉開渠任組長,王臨乙成為美工組成員。巧合的是,他與吳作人共同成為美工組內分的“五卅組”組長,并且在以后的創作過程中,成為“五卅運動”浮雕的主創雕塑家。值得注意的是,延續了1946年北平藝專的模式,在新中國成立后的中央美術學院的體制構架中,吳作人仍然擔任教務長,王臨乙以雕塑科負責人的身份兼任總務長,成為徐悲鴻的左右臂膀。

全国最大色情成人网站  1925年5月30日,震驚中外的“五卅運動”在上海爆發,并很快席卷全國。五卅運動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群眾性反帝愛國運動,是中國共產黨直接領導的以工人階級為主力軍的中國人民反帝革命運動,標志著國民大革命高潮的到來。五卅運動是一次偉大的群眾性的反帝愛國運動,它大大提高了全國人民的覺悟程度和組織力量,在全國范圍內為北伐戰爭準備了群眾基礎,從而揭開了1925-1927年中國大革命的序幕。正如著名工人運動領袖鄧中夏所說:“五卅運動以后,革命高潮,一瀉汪洋,于是構成一九二五至一九二七年的中國大革命”。

全国最大色情成人网站  人民英雄紀念碑浮雕《五卅運動》可以視為王臨乙雕塑藝術生涯中的最重要的代表作。他出生于上海,目睹了發生于1925年5月30日的一萬多工人游行與集會,抗議帝國主義槍殺中共黨員、工人顧正紅的愛國運動,面對帝國主義的血腥暴行,中國人民不屈不撓的斗爭精神深深地打動了他。在經過反復思考后,王臨乙在浮雕創作中采用了整體統一的造型,他將人物的鮮明影像置于一個連續性的運動過程中。2001年在我的博士論文《永恒的象征——人民英雄紀念碑研究》中,我根據多位當年參加浮雕創作的青年雕塑家回憶,確認《五卅運動》的畫稿構圖主要是由王臨乙完成的,但囿于當時的資料所限,我無法獲得更多的圖像資料加以確定。15年后,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所收藏的王臨乙、王合內兩位先生的珍貴資料中,中央美院雕塑系的王偉博士不辭勞苦,整理出了王臨乙先生參加人民英雄紀念碑創作的全部圖文資料,令人興奮。在這批資料中,有王臨乙先生大量的創作草圖,從最初的草圖構想,到人物的動態組合構圖,再到每一人物的具體動態與細節,都明確地表明,王臨乙先生對于“王卅運動”從草圖到浮雕的全過程創作參與。例如,王臨乙先生為了創作,深入地收集和學習了五卅運動前后的歷史和黨史,了解了五卅運動的前因后果和事件進程,這在他的紀念碑筆記中有詳細的記載。而對于“五卅運動”的主題確定與理解,在作為浮雕設計稿的曬藍圖的右側,寫有詳細的“五卅運動創作意圖”,包括“基本精神”和“創作說明”兩個部分。在創作說明中,有“背景是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主要武器:戰艦、洋行、工廠、銀行”等。

  需要指出的是,吳作人也確實參與了《五卅運動》的草圖起稿工作,只不過,他擔任的似乎是統稿的工作。這一點,在董希文致吳作人的一封信中可以看出。董希文發自東城水磨胡同49號的信件原文是這樣的:

  吳先生:畫稿在全組會上又討論了一遍,對你的這幅所提的意見,已由鄒佩珠同志紀錄,請參考修改。另外,于津源也畫了一張,今同王臨乙的一幅一同送上給你,請參考他們兩幅中的一些優點,合并到你的畫稿里去,你以為這樣的辦法如何。董希文五日下午

  根據紀念碑1953年2月的《美工組組織系統表》(首都人民英雄紀念碑興建委員會檔案,23-1-32),紀念碑美工組根據浮雕分為東西南北4個大組,10個小組,以及研究組、秘書組。組長為劉開渠,副組長為滑田友、彥涵、吳作人、張松鶴。北面組的組長為曾竹韶、董希文,在北面組下面,分為辛亥組、五四組、五卅組,其中五卅組的組長為王臨乙、吳作人,組員為于津源。據此,我推測,王臨乙、吳作人、于津源都分別勾勒了《五卅運動》的畫稿,而董希文作為北面三個浮雕組的組長之一,進行協調工作。

  從吳作人家屬收藏的吳作人《五卅運動》草圖來看,吳作人所繪草圖人物較多,有30余人,圖中最典型的是有一下蹲的男孩。在王臨乙保存的《五卅運動》創作稿來看,其中有兩幅曬藍草圖差別較大,標號為“創121”的一幅寫有“五卅運動的創作意圖”,在其后的括弧中注為:“草稿第二”。畫中人物較多,有38人,與吳作人家屬所藏草圖相近(只是方向相反),圖中也有下蹲的男孩。而標號為“創122”的一幅曬藍草圖則人物較少,只有20人,在標題“五卅運動”后的括弧中注為:“初稿一”,并且寫有簡短的“主題意圖”、“背景”等文字,圖中最為明顯的人一個人物是圖中最右側下方分發傳單的女學生,這個人物貫穿了王臨乙從最初的草圖構思到最后完成的曬藍設計圖,但在最后完成的浮雕作品中沒有出現,而是突出了工人的形象。在王臨乙的泥塑創作進程記錄手冊(編號101)中,有對18個人物身份的標注(臨時編號4-101),其中知識分子2人,學生4人,其余都是各行各業的工人。從最后完成的《五卅運動》浮雕來看,主體人物正好是18位,形象簡明突出,具有很強的雕塑感,應該是基本采用了王臨乙先生的草圖。當然,王臨乙與吳作人兩位先生在草圖創作過程中的相互交流和影響也是必然存在的。有關草圖創作的過程和細節還有待深入研究,包括對王、吳二人的筆跡鑒定,也是一個可以考慮的選項。

  從創作構圖的角度看,在人民英雄紀念碑的8塊浮雕中,只有王臨乙的作品沒有將人物分成若干組,而是吸收借鑒了北魏浮雕《帝后禮佛圖》的構圖方式,在平行的構圖中達到一個連綿不斷的橫向運動的效果,使觀眾感覺到行進的工人隊伍向畫面外的無盡延伸。為了增加浮雕畫面的厚重感,他增加了人物的前后層次,將作品中的18個不同身份的人物加以組合,形成三個縱深的層次。不僅細致刻畫了人物的階級身份,也表現了人物的精神與個性。雕塑家劉士銘認為,“王臨乙先生的《五卅運動》,動作里有節奏感,有一條線,在靜止的形態上有動感”,這確實是欣賞《五卅運動》的一個要點。他的畫面以大的斜線構成,表現出行進中的工人隊伍的動勢,充分表現了工人階級團結的力量。《五卅運動》顯示出王臨乙對中國傳統雕塑與西洋雕塑的融合。早在1947年3月13日,他在天津《益世報》上發表的文章《雕塑欣賞》,就對中外雕塑不同的哲學與審美觀念進行了深入的分析,注意“寫實美”與“象征美”的各自特點。并指出完好的雕塑必然包含三個特點:注重輪廓、注重深淺凹凸起伏程度、注重光線流動的過程。錢紹武先生曾告訴我,中央美院雕塑系的三位重要雕塑家滑田友、王臨乙、曾竹韶都是留學法國,但他們對中國傳統雕塑都很有研究。60年代初雕塑系教師分工展開對中國傳統藝術的教學研究,曾竹韶重點研究宋代雕塑,滑田友重點研究唐代雕塑。而王臨乙重點研究秦漢藝術特別是漢畫像磚藝術,他認為中國優秀的傳統大型雕刻,都有很高明的處理手法,他對同學們說:“漢代的石刻,即使一些細部被風化掉,僅剩下那么一大塊‘型’,你也不會覺得它空。”王臨乙先生注意到唐代順陵石獅在型與線的結合上所具有的獨到之處,并且運用自己的創作中,實踐了他的“融合中西”的審美理想。

  還有一個重要的收獲是,這次有幸看到了《大渡河》(瀘定橋)的泥塑稿,令我十分欣喜,在1953年9月編印出版的《首都人民英雄紀念碑設計資料》中,原有《大渡河》的泥塑稿,但后來未被采用,我知道這樣一個方案的存在,但卻不知道作者是誰。現在看到這件泥塑稿,如同遇到故友,十分親切,原來這也是出自王臨乙先生的手澤。對于這件創作草稿,王臨乙先生是十分重視的,在一幅攝于1990年代的王臨乙、王合內寓所的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到,王臨乙先生將《強渡大渡河》的雕塑小稿懸掛在工作室的重要位置。在王臨乙先生的創作資料中,也有大量與《強渡大渡河》有關的人物動態速寫及草圖。他以水彩的方式畫出構圖與人物剪影,一幅是紅軍戰士飛奪瀘定橋,一幅是戰士乘船強渡大渡河。還有大量的單個人物動態稿,這些草稿證明了當時藝術家的浮雕創作方法,即先勾草圖,然后根據構圖需要找模特兒寫生,先畫裸體人物動態稿,再為人物著衣,或專門研究衣紋,有些草稿人物在線描中加上淡彩,可以看出,這些動態人物并非一般性的速寫,而是針對創作草圖中的人物進行深入細化,其動態人物與草圖中的人物均有相對應的關系。至于草圖使用的繪畫方法,則與50年代中央美術學院其他畫家的方法比較相似,即在中性色調的淡黃色畫紙上以鉛筆或墨水筆勾出人物形象,陰影處略加皴染,高光處以白粉畫出,如王式廓畫《血衣》素描,多用此法。

全国最大色情成人网站  王臨乙先生1950年代參與人民英雄紀念碑浮雕創作,正值壯年,這成為他一生中最為重要的一個創作高峰。考慮到他參與這一重大公共藝術創作時,正是他在1952年的“三反”運動(新中國成立初期,在中國共產黨和國家機關內部開展的“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的運動)受到誣陷,被隔離審查,并撤消教務長和雕塑系主任、全國美協理事,由正教授降為副教授之后。在他的藝術生涯中,這是最大的一次沉重打擊,但是王臨乙先生沒有就此消沉不振,而是積極地投入到人民英雄紀念碑的創作中,我們在有限的歷史照片中很少看到王臨乙先生的笑容,在紀念碑興建委員會的檔案中的會議紀錄中,王臨乙先生的發言也不多,但是言簡意賅。也許,這從另一側面,反映了王臨乙先生那一時期的創作心態與精神面貌?

  在即將迎來中央美術學院建校百年的重要時刻,中央美術學院對校史上重要的美術家、教育家舉辦系列回顧展,是十分重要的重大學術舉措。這表明中央美術學院對歷史的尊重,對前輩的敬意,在深切地緬懷與追憶中,我們得以進入歷史。王臨乙、王合內兩位先生,不僅在20世紀中國雕塑史上是值得深入研究的重要藝術家,也是中央美術學院校史上無法回避的高峰。令人欣慰的是,兩位先生雖然沒有后嗣,但是他們留下了豐富的圖文資料和重要的雕塑作品,共同成為中央美術學院寶貴的精神財富。對這些資料和作品的深入研究,必將豐富20世紀的中國雕塑史和中央美術學院校史,特別是兩位先生留下的豐富圖像資料,大大拓展了我們對20世紀中國雕塑的認識。曹意強教授指出“‘圖像證史’給予我們的啟示是其作為歷史研究的方法要基于重視‘將圖像作為第一手資料闡明文獻記載無法記錄、保存和發掘的史實,或去激發其他文獻無法激發的歷史觀念,而不僅僅充當史料的附圖’。”[2]當此深秋,天藍葉黃,莘莘學子,校園熙攘。披卷展讀,重溫手澤,一生坎坷,夢里家國。更平添我們對王臨乙、王合內兩位先生的無限敬意與緬懷。

  注:[1]王偉:《歷史不曾忘記——王臨乙藝術與教學研究》,中央美術學院2015屆博士學位論文,第17頁。

全国最大色情成人网站      [2]曹意強:《“圖像證史”——兩個文化史經典實例:布克哈特和丹納》,收入其《藝術史的視野:圖像研究的理論、方法和意義》,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2007年,第59頁。

全国最大色情成人网站  ——原載《美術研究》2016年01期

  殷雙喜

  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美術研究》執行主編

全国最大色情成人网站  中國雕塑學會副會長

  

  

(編輯:歐陽欣雅)



全国最大色情成人网站

凡注明 “設計·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設計·中國”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設計·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數據檢索
站內檢索 平臺檢索
 視頻·影像
 藝見·文論 MORE
 新銳 MORE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document.writeln("");